Banner

ag追杀模式一般多久全球最牛卧底记者:带着面具

2021-02-17 22:49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人,叫做Anas Aremeyaw Anas,他是一名来自加纳记者。在担任记者的17年中,Anas只专注做好一件事 —-

  他可以说是全加纳甚至是全世界最牛的卧底记者… 为了曝光违法者,他扮过小贩,装过警察,乞丐,稻草人,甚至精神病人….

  他从来没有以真实面貌示过人….. 公众露面的时候,永远戴着配有装饰品的特制的帽子。

  Anas从小在加纳的一个军队营房里长大,后来考上了加纳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加入先导报。就这样,Anas的记者生涯的开始了。

  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明明在加纳首都阿克拉的街头兜售贩卖东西是违法的,但是在阿克拉车流量最大的公路旁,小贩兜售东西的现象无比猖獗。

  这份好奇心促成了Anas的第一次行动。他想:“我觉得应该用一种不一样的方式去诠释记者这个职业,以求可以产生最大的社会影响。”

  他把自己伪装成小贩到混进了在公路旁兜售Nkatie Burger(一种有花生的零食)的队伍。

  很快,他从“同行”那儿了解到,只要给周围警察塞点钱… 收了贿赂的警察,对这种违法行为就默许了….

  通过7天的亲身卧底后,他收集到了确凿的证据,公开报道,把这群警察告上了法庭… 这成了Anas第一次卧底行动….

  从此,Anas带着“揭露犯罪,让犯罪分子蒙羞,送他们进监狱”的信条坚定地踏上了卧底记者的道路,他决定用自己的力量,让更多的罪行被曝光,让更多的犯人受到制裁。

  Anas表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暴露自己的长相,暴露自己的身份,一切都要在高度匿名的情况下完成。

  为了做到这点,Anas学会了多重伪装,学会各种假发,化妆,易容,神cos,反串…..

  他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可以拥有无数张“脸”,但就是没有一张脸是他自己的。

  仅仅录下音频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犯人和他们的律师会百般狡辩,最有效最直接的证据还是视频。

  2006年,Anas把自己伪装成流水线工人,混进了阿克拉的一家黑心饼干厂,试图曝光那里令人肮脏作呕的环境。

  这次卧底不容易,整个工厂的环境简直让人肠胃翻滚阵阵作呕。老鼠肆无忌惮地在食物上爬来爬去,工人们甚至还用已经爬满蛆和白蚁的面粉来做饼干。

  Anas用他的微型摄像机捕捉下了所有的证据,发表了报道,最终工厂被勒令关闭。

  2014年,Anas收到线索,得知有人干着贩卖越南妇女的勾当。这些妇女被人贩子拐卖到到这里,悲惨地沦为妓女。这次,他又换了一身行头,伪装成石油工人,化名John Sullivan,和伪装成约旦石油土豪的另一位同事一起行动。

  据说他职业生涯里最神奇的…. 是下面这个造型,整个头部只留俩眼睛,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纸袋。

  在2010年,Anas把自己捣腾成上面这样,跑去加纳–科特迪瓦的边境。他号称伪装成了石头,完美地和背景融为了一体。

  经过几天收集证据,Anas把走私行径曝光。他的报道让当地警方掌握了罪犯的证据,帮助他们更快立案。

  Anas也深知越想深入探寻社会黑暗面的真相,光靠单打独斗也是不现实。慢慢地,他发展出了一个40人左右的团队,取名为虎眼(tiger eye)。

  团队共分5个独立的部门,每个人都有隐藏摄影机的等装备,可以进行独立行动。除了自己团队的有力支持外,他找来了警方(尽管这个做法在欧美新闻界相对来说比较有争议)。

  因为有警方允许,当他进行卧底行动时,有时会把自己打扮成警察,身着深蓝色警服,戴着墨镜,腰间别个对讲机,看起来完全做到了以假乱真。

  他用这种方式,成功目击、并用摄像机记录了加纳主要港口的海关官员帮助走私犯进行各种走私的罪行。

  因此,许多家庭会选择寻求“制药人”的帮助,让他们为孩子做诊断,看他们体内是否有恶魔存在。

  一旦这些孩子们被诊断为“恶魔附体”,“制药人”就会调制出含有剧毒的汤药,强迫孩子们喝下….

  这种现象在加纳早就存在了,但是想要掌握犯罪证据并不容易。Anas想了个“引蛇出洞”好办法。

  他征求同事同意,“借”来了同事18个月大的儿子作为“诱饵”,然后扮成孩子的父亲请求对方诊断。

  “制药人”看过孩子之后,他就马上把孩子换成了硅胶制成的“假婴儿”,这个假娃娃是他请伦敦的一家电影道具公司定制的,几乎是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嫌犯并没有半点怀疑,当他们试图喂“假娃娃”喝毒药时,早就埋伏好的警察一拥而上,顺利把他们逮捕归案。

  他把自己捣鼓成下面这样,头发乱糟糟,整个人脏兮兮的,衣衫褴褛,在扣子和手表里装上微型摄像机伪装成精神病人,混进一家精神病医院,伺机收集院方涉及毒品交易证据。

  于是,Anas又一次决定请君入瓮,他和卡特约好交易时间,并用自己带来的微型摄像机记录下了交易全过程。

  一个月后,在12月21日,他写的在精神病医院卧底的报道登上了先驱报的头条,报纸瞬间全部售罄。

  在过去的两年多的时间里,Anas和他的团队利用他独立筹集的资金,上演了非

  私底下,他主动和各个法官及司法人员接触,去到这些人的家中,表示如果法官同意把刑期缩短,他就愿意提供可观的报酬。

  他其中的一个对象,就是下面这位法官,他处理的是一起对未成年少女的强奸案。

  Anas扮成嫌犯亲属,找到了这个法官的家。当他说明来意时,起初,这位法官是拒绝的。但经过几次诚恳的接洽后,他开始动摇了。

  他还帮忙出主意,表示要找到受害女孩的父亲,让对方出示女孩已经成年的相关文件,这样就能帮助嫌犯洗脱罪名了。

  据视频显示,总共有12名高级法院的法官以及22名初级法院法官,以及140名其他法院官员接受了Anas金钱、物品、食物上的贿赂。

  在他们收受贿赂后,各种嫌犯,抢劫犯,杀人犯,强奸犯,毒贩全部都被判无罪释放。

  人们对于加纳最权威的司法体系的信心开始产生极大的动摇,法律的公平公正性成了可以出售的商品。

  许多初级、高级法院的法官根据他们攫取的个人利益肆意地更改判决,真正有罪的人反而逍遥法外。

  Anas的卧底报道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影响,他不仅使各行各业的罪犯被曝光,并被绳之以法,还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他的报道也推进了加纳法律的建立和完善。

  首先,他的批评者,大多数其实是他卧底时调查的对象。这些人声称他使用的全是一些不光明磊落的诡计,甚至是一些不择手段的钓鱼陷阱。

  就在前面说到的这个法官受贿案中,Anas的行为遭到了批评。他的团队钓鱼行贿,主动去接触各种犯罪案子的法官… 这里面有小案子,也有抢劫强奸之类的大案子… 虽然他们成功揭发了他们贿赂的法官,但是那些法官经手的案子的罪犯,也在他们行贿的过程中得到了释放….

  对此,Anas的回答一直都非常一致:“顽疾就要狠药治,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这一切成了道德上的困境: 为了揭发整个体制的黑暗,故意去行贿让那些案子里的罪犯得到释放就成了合理的行为了么??

  当法官受贿案的相关报道曝光后,其中一名法官甚至试图追踪Anas,想发布禁令阻止他公开相关的影像资料。

  而另一些人则打扮成Anas标志性的样子,纷纷声称自己就是Anas,走上了加纳的街头以示对他的支持。

  国际社会对Anas的评价也非常高,近20年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中的卧底报道为他赢得了了14项国际大奖。

  “独立报道,极具活力的部门,民主社会。这些都能让人生拥有民主…而我们在像Anas这样的勇敢的记者身上看到了那种无所畏惧的精神,为了寻求真相,他们愿以生命为代价。”

  近20年的持续卧底报道,不惜以身涉险,只为掌握确凿证据,把犯人绳之以法,这就是加纳新闻记者Anas Aremeyaw Anas的故事。

  HunterRosemary:总是有一些人 有自己的理想和热血 并且默默的在为这个世界付出 你们可以不理解 也可以冷嘲热讽 可是他们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

  关爱脑残:想起好多年前报道的黑煤窑囚禁智障做苦力的事情了,就是一位伟大中国的记者在街头假装智障、吃烟头、吃垃圾每天挨打只为了能够被人贩子发现,卖到煤窑打到内部,最后解救了好几百位被囚禁的人

  雪染清月vv爱哇小亲亲:中国也有很多这样的卧底警察卧底记者们,国情不同,他们不能被拿出来报道,立功不能被称赞,甚至牺牲都不能公之于众受人瞻仰,只怕伤害到他们的家人。他们一生都奉献给了黑暗,却无疑是最伟大的人。我们看不到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沐屿晴空丶:有的记者,不畏强权,勇于揭露邪恶。有的却偷拍明星隐私绯闻,这差距[微笑][微笑]

  SpursHiddleston:这是真的牛 这么多次卧底可想而知有多凶险 我觉得他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社会警察”